荤粥老阿姨

沉迷克费组的老阿姨

日历

《日历》文/荤粥
黄道吉日,诸事皆宜。

出门的时候记得看了日历,干这一行儿,讲的就是个黄道吉日好办事。
路上遇到有人问出去做什么呢,告诉他自己出去买菜。
这一辈子过下来,习惯成了自然,改不了了,做啥事儿都要看日历。
总是觉得不习惯风风火火的把章页撕下来,麻烦就麻烦了些,每天拿个小夹子把过去的页数连同日子一起往后
一顺。
老日历下又是一副新的印刷画,圆头圆脑的小鬼抱着个元宝笑哈哈的,这张画不知道看了几回了,床头第二个箱子里锁了有多少的日历本本也记不太清楚了。
总之有很多很多,但你要说是从哪一年养成这个习惯的,我可以告诉你,是在上个世纪左右的事了。

看不清面目的男人捧着一本小册子走过来,西装革履的让人麻木。
我那个时候自然地对洋化的一套不感兴趣,我是阶下的旧人,而他是新生的权势。
这点就让我足够讨厌他了。
然后这个人说,“以后你的岁月就按着日历这里写的走了。”
在漫长的轮回往复里,从没有人来擅自规划我的人生,我是一个不定时,是一场任性的战争,是人们不曾奢侈得到的自由。
然而,这个男人对我说,“让我来带你走下去。”

从他那副看不清的脸面,我就知道这句话是假的。在他出现之前,我走过了许多的路,遇到了很多的人。这其中不乏搭伙同行的。
有那么一个不成文的规律,面目不清的同伴:
向来是短命的。
在他之后,我还是要一个人走。
但是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,我还是点了头,这千百年来,我已习惯了应允。他们每个都是孩子,每个都带着我记忆里的笑容。

昨晚做梦又梦到了他,西装换成了一套说不出什么味道的衣服,开着一堆口袋。依旧是站在空白的海岸线旁,看着另一端的什么东西。
“知道吗,从这里过去,可以到一个快乐强大的国家。”
他又开始说些让人心里发堵的话了,我想开口却真的说不出来,那些话他都知道,他比任何人都清楚。
我曾经,我曾经也是……
“总有那么一天,我要让你,成为这一端最幸福的国家。”

我的梦醒了,日历又翻过去一页。
好像看见了他的脸,有那么一刻是清晰的。
站在海边的年轻人,蓬头垢面,衣衫褴褛。
那样的他,说着“一定要让你幸福。”
“我有好好走下去。”
“你笑了,耀。”
“你也是,民国。”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