荤粥老阿姨

沉迷克费组的老阿姨

穿上校服,活得像异类

头像

求位太太画出来

www

今天依旧在怀疑人生:

食发鬼骑着摩托车喊:收长头发,收长辫子


后面青蛙瓷器喊:收旧手机,收家用电器

最近的美工作品
精神状态越来越差了,对策划要求总是不耐烦,可能更年期到了

日历

《日历》文/荤粥
黄道吉日,诸事皆宜。

出门的时候记得看了日历,干这一行儿,讲的就是个黄道吉日好办事。
路上遇到有人问出去做什么呢,告诉他自己出去买菜。
这一辈子过下来,习惯成了自然,改不了了,做啥事儿都要看日历。
总是觉得不习惯风风火火的把章页撕下来,麻烦就麻烦了些,每天拿个小夹子把过去的页数连同日子一起往后
一顺。
老日历下又是一副新的印刷画,圆头圆脑的小鬼抱着个元宝笑哈哈的,这张画不知道看了几回了,床头第二个箱子里锁了有多少的日历本本也记不太清楚了。
总之有很多很多,但你要说是从哪一年养成这个习惯的,我可以告诉你,是在上个世纪左右的事了。

看不清面目的男人捧着一本小册子走过来,西装革履的让人麻木。
我那个时候自然地对洋化的一套不感兴趣,我是阶下的旧人,而他是新生的权势。
这点就让我足够讨厌他了。
然后这个人说,“以后你的岁月就按着日历这里写的走了。”
在漫长的轮回往复里,从没有人来擅自规划我的人生,我是一个不定时,是一场任性的战争,是人们不曾奢侈得到的自由。
然而,这个男人对我说,“让我来带你走下去。”

从他那副看不清的脸面,我就知道这句话是假的。在他出现之前,我走过了许多的路,遇到了很多的人。这其中不乏搭伙同行的。
有那么一个不成文的规律,面目不清的同伴:
向来是短命的。
在他之后,我还是要一个人走。
但是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,我还是点了头,这千百年来,我已习惯了应允。他们每个都是孩子,每个都带着我记忆里的笑容。

昨晚做梦又梦到了他,西装换成了一套说不出什么味道的衣服,开着一堆口袋。依旧是站在空白的海岸线旁,看着另一端的什么东西。
“知道吗,从这里过去,可以到一个快乐强大的国家。”
他又开始说些让人心里发堵的话了,我想开口却真的说不出来,那些话他都知道,他比任何人都清楚。
我曾经,我曾经也是……
“总有那么一天,我要让你,成为这一端最幸福的国家。”

我的梦醒了,日历又翻过去一页。
好像看见了他的脸,有那么一刻是清晰的。
站在海边的年轻人,蓬头垢面,衣衫褴褛。
那样的他,说着“一定要让你幸福。”
“我有好好走下去。”
“你笑了,耀。”
“你也是,民国。”

怎麽才能當上黑幫太子爺【第一章】

《怎麼才能當上黑幫太子爺》文/葷粥
一、
消息傳出來的時候,林雨是半信半疑的。
“周東進了局子了。”二梁猛地抽了一口煙,煙卷上那一点光炸開來似的把他整個臉映了出來,一脸疤痕的,說不上是一個端正的男人。
此刻紅了兩個兔子眼的林雨就不一樣了,人家是v.v酒吧的活寶,沒幾個男人不被他迷的神魂顛倒的。這其中包括正用視線糟蹋林雨的二梁,他邊說經過邊安慰林大美人,順帶著摸了把屁股揩了揩油。
要是周東在这地儿,沒人敢放肆。可今兒個不同往日了,周東周大太子爺栽了,還傳說是栽在一個無間道警花手裏。
一時間自個兒身邊有沒有條子安排着成了黑酒吧的話題,當然更重要的是太子爺家門開了,他家那個騷得不成樣兒,比女人還女人的大寶貝身上沒主了。聽了V.V酒吧那麽久的傳聞,人心裏頭早就癢癢地快爛開來,這下好,周東一進局子,是個人都想上一上太子爺空出來的那塊床地兒玩玩。
而二梁,就是用來阻止這幫人登堂入室的一塊門板,雖然這塊門板也被美色蛀了蛀,有八成是因為聽到“林雨”這名字接下來的保鏢活兒。
但是總比各路人马輪著來好吧。林雨嘆了口氣,狠狠地抽了一巴掌二梁那不老實的咸豬手。
周東還真找對了人了,這二梁挨了一下不怒反笑,“生氣了就好,我還怕你一急暈過去,那時候可得我來做人工呼吸了,你說我這當保鏢的給您做這活兒,也不合適對吧,林爺。”
看著他那快擰成一團芹菜豬肉剁餡的疤臉,林雨也是欲哭無淚,周大太子爺是家産全充公了嗎,竟然給小爺找了這等貨色。
他林雨也是個道上有名的主兒,儘管都是些花名,但就衝這名號,就是個見過男女絕色的小爺。本以為太子爺栽之前會給自己安排幾個靚仔圍著伺候,沒想到竟然是個疤臉大漢。
你說這也就算了,這太子爺栽地還不同尋常,“你真的確定,他是給警花銬上了?”
“還能有假?我可是在對面那棟樓裏看見的,太子爺要讓我在那兒侯著。我一看不妙啊,這才沒多一會兒,警車就全圍起來了,趕緊想辦法溜出來找您。”
林雨咬著薄薄的下唇,恨不得把周東從局子裏撈出來給撕了。雖說是知道太子爺花心,前幾天還屁顛屁顛跑來說遇到了個心上人,沒想到這心花到警局去了,活該他被抓!
說句實話,道上人不知道,這周東和林雨是對親兄弟。當兄的跟了爹姓,做弟的親爹被親媽拿槍抵著在戶口本上跟了娘家姓氏。旁人不知,只見了太子爺身邊跟這個酒吧跳舞的白臉小公子,就當是姘頭一對了。
按理說,這姓林的,道上見了也要稱一聲林爺。沒想到這當哥的尋了個不吃架子套的二愣子來,感情林爺頂替大哥坐鎮黑幫,成為新一代太子爺的美夢給泡了湯了。
“二梁,二梁,二愣子梁。”林雨嘟囔著坐在餐桌上,看著毛玻璃後面那個麻溜的身影前前後後地在廚房裏搗鼓,不覺有些好笑。
就連那個把我寵上天,搞對象還得經過我同意的老哥,也不會親自下廚房。這個刀疤臉真是勤快,想著,林雨深呼吸了一口氣,要把腸胃裏陳年的外賣味道都給嘔出來。
吃了二梁做的第一頓飯後,林雨打定了主意,要是以後自己當上了太子爺,那必須得封二梁做他的私人廚子。
黑幫動不動就火拼,讓你待家裏做飯,是為你好。
滿腦子這種三流爛大街劇情,最後還是忍不住一口氣噴出來,糊了二梁一臉飯米粒。
“我說,廚……不,二梁大哥,你我攜手走上黑幫巔峰怎麽樣?”擦乾凈了嘴巴的林雨,還是那麽好看,一點都不像剛才邊吃飯邊笑的傻子。
“你哥說了,他追警花,要是栽了,你就是太子爺,你還要爭什麼?”
二梁那句話差點沒給林雨嗆死,感情大哥啥都跟你說了?
“我……我就是想靠自己上位……”
“那好,明兒我帶你去警局,你趁亂把你哥崩了,你就成功上位了。”二梁心情頗好的在廚房洗洗刷刷,敷衍着小林爺。
和這樣的神腦回路搭檔攜手,該怎麼當上黑幫太子爺呢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