荤粥老阿姨

沉迷克费组的老阿姨

本田菊
从小我就听见很多人说,
“你看,这个孩子长得和先生真是像啊。”

我是他从竹林里捡回来的孩子。

到底要怎样才能得到更多的关注,怎样才能让他承认我是家人。

“这份薄礼还望菊君收下。”
“为什么要加‘君’呢?”
“因为我们是朋友啊。”

我知道朋友和家人的意思是不同的,也知道先生和我是不同的。
但是我愿意,成为一个影子,模仿着他而生存。

我身上有他的影子,他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阴影。

“如果让先生加上我的姓,那么我们是不是一家人了。”

先生背后有一道很深的刀伤,刀法像他,又不像。

这绝对不是家人会做出的事。

“对不起,先生。”



.
.
.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