荤粥老阿姨

沉迷克费组的老阿姨

银发的魔王【一】

《祖里克·史塔弗多X费里德—银发的魔王》文/荤粥

 

【银发梗来自漫画:第二始祖模样连着姓名一并改变】

【祖里克·史塔弗多:费里德·巴特利血亲】

 一、

这是在世上还有恶龙、法师、国王时流传的歌谣了。

歌词的大意是银发魔王如何摧毁讨伐者的故事。

 

男人是在如梦幻般繁丽的黄金之都听到这首悲伤的歌的。

“银发的魔王吗?”他笑着摸了摸自己的喉结,像个激动的小伙子一样拍了几枚银币在桌上,“老板,来点特色菜吧。”

这是一家专为冒险者提供服务的小酒馆,老板是一个像荤粥一样略秃的中年大叔。此刻,他正用牙齿咬着银币试验真伪,“包您满意,年轻的冒险者。”

 

酒馆的食客们并未对上下裹得严实的男人显露出太大兴趣。那些遮住脸面的人,虽然是有着冒险者排行榜上响当当的人物,可更多的还是缩头缩脸装模作样的菜鸟。

听人说,那群家伙里,甚至还有化为人形的妖魔。

“你说那刚来的家伙是妖魔吗?”靠窗的红发男子打趣地说着,“他的声音可真有魅力啊,就像是个黑夜里的’魔王’。”

“魔王用他的罪恶歌唱,那沙哑的声音是离开伊甸的毒蛇,年轻的冒险者从此堕入地狱。”

 

不露脸面的客人对着上桌的蔬菜沙拉愣了愣,柜台后的老板转过身去笑了起来,“冒险者啊,是回想起家乡的味道了吗?”

像是不愿面对过往的岁月,男人敲了敲的桌面,示意着流浪歌手上前来与他共进晚餐。

“都是你的,吃完了再给我唱几支魔王之歌吧。”

四下里失落的眼睛移往别处,还以为他会摘下斗篷,能看见一张如妖魔的脸呢。

 

圆月初升之时,奇妙的客人哼着曲子离开欢快起来的酒馆,就像是在逃离一场人来人往的宴会,意外的是个喜欢独处的家伙。

他一定是去讨伐魔王了,金发的剑客想着,往嘴里塞了一大块章鱼烧,匆匆跑出大门。

“我们去面见魔王,银发的嗜血的魔王,邀请他加入末日的队伍,我们一起去讨伐神明。”

 

冒失的剑客倒在密匝的丛林之中,眼里留存的是死亡前所见的红瞳里的温柔。

“你是神明吗?”偶然撞见黑夜之人褪下斗篷的少年这样问道。

少年所恋之神明缓步而来,近的可以看见微颤的睫毛,而后露出了他隐藏的獠牙。

男人饶有兴趣地欣赏着少年眼中最后一抹颜色,是他许久不曾品尝到的爱意,“味道不错,是个好人。”

 

还要经过多少的村庄丛林才能见到传说中的银发魔王呢?

厌倦了吗,这样一沉不变的永久的杀戮生活。

与神明并驾齐驱的恶魔赐予了我永恒的生命,不老的容颜,免于进食的繁琐以及无尽的精力。

可我为何每每想及被交易而出的情感,就那么的,那么的悲伤。

 

那个名为费里德的银发孤儿。

魔王尚且年幼。

 

褪下黑色斗篷出现在日出之中的银发吸血鬼牵起稚子之手,一齐向黑暗之中走去。

“费里德,为什么不和父亲问安呢?”

隐居的银发魔王如此说道。


评论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