荤粥老阿姨

沉迷克费组的老阿姨

【克费】《异教徒之地的听闻》

《异教徒之地的听闻》文/荤粥
【推荐BGM:《臆病者ラプソデイー》】

“我将站在最高处,在那里神明会听到我的声音。”红发的骑士如是说道。

一、
“在敌人的心脏插上圣旗,使之至死都在为我的神明吟唱。”

三月末的时候,教皇发出了这样的通告。神圣的圆顶教堂此刻被蒙上了可怖的贪婪,是对于权利,金钱和女人而言的欲望又或是兼而并之。
诸位骑士大人们将踏上清缴异教徒的旅程。
于是四月中旬时,大批深受神明庇护的民众聚集在边境之地为家人或自己送行。
宴会本身就是一种违背戒条的活动,红发的骑士克罗里这样想着,微笑着拒绝了同队骑士艾比的邀请。
“我今天就不去了哦。”
年轻的骑士抚了抚在风中遮住目光的
红色长发,无奈地叹了口气,是真真的对这些仪表之事不在行呢,怕是参加了聚会也会被女孩子们笑话吧。想着却也开心地迈出步子,今天也是要向神明祈祷的一天。

二、
钟楼之上,红发之人闭眼祷告,为何神明不寄予你我远离痛苦的方法。

就像这样子,已经是第几次了,避开伙伴避开人群,一个人在高处暗自神伤,表现地就像被神明抛弃之人一般。
是知道新入队的年轻骑士在背后用“自作清高”形容自己。
明明心还在悸动,这即是神明赐予我存在的证明,可是为何还不满足。
记忆有些模糊,似乎有那么一瞬间听见来人的问题,“骑士,你是在看风景吗?”身后传来了这样无理的搭话。
克罗里收起悲伤的模样,转过身时嘴角的笑容明媚地恰到好处。
对上的是一双红色的看不透彻的眼睛。

三、
“费里德君是骑士吗?”
“为什么这样认为?”

名为费里德,自称是乡下贵族巴特利家三男的银发之人。
克罗里有些无奈地挠了挠脑袋,若是此等不正经之人都能参与圣战,神明的底线究竟能低到什么地步?教皇已经被贪婪蒙蔽了眼睛的事情,大家多少心里都是有些数的,但是同样是如教皇般有着纯粹的欲望的人,又怎么会放过这等绝好的机会,在戒律的名义下大开杀戒,满足自己的破坏欲。
时有人问,“战争是如何开始的?”

四、
“若是,我是说若是,你的神明没有给予你应有的幸福,”男人明显地为了掩饰真实目的咽了口口水,“你有没有兴趣换个神明将之供奉?”

说完那样荒唐提议的人大笑着跑下钟楼,脚步轻盈地就像是个堕落的天使,匆忙地来到人间问了克罗里这样一个问题,在未得到回复之前又如来时般匆匆离开,连他离去的方向都未曾知晓,离别就此上映。

“费里德君,是骑士吗?”
“为什么这样认为呢,你不会是想和我并肩作战吧。”

“这么一说,想到能和费里德君这样愉悦的人并肩,的确是很快乐的事呢。”
红发骑士笑容泛起的那一刻,是谁中了谁的圈套。

五、
扔出的短剑刺中了肤色褐黄的异教徒,未来得及看清血雾之下是一张怎样绝望的脸,另一只手就已拔出身边尸骸之上泛着冷光的铁质物投掷了出去。
已经没有了初战的从容,没有了骑士的荣辱,没有了存在的意识。
雅典娜吗,异教的战神苏醒了过来。
在被吸血的怪物绝对击溃之时,倒地地一瞬间看见堕天使从容而来,是要接我去天堂吗?

“被神明抛弃之人啊,有没有兴趣从此将给予你无尽的欢乐的我侍奉。”

评论(4)

热度(13)